“过江龙”何鸿燊的斗狠史

“过江龙”何鸿燊的斗狠史
港媒报道称,何鸿燊入院十一年来花费15亿港币维持生命,而今,九十八岁高龄的“赌王”,已经无法再打强心针,报道写他离世之前睁大了眼睛,似是仍有求生意识。 何家对外的讣告,提到了何鸿燊“面对挑战时,永不说‘不’”的性格,可惜的是,面对生老病死这样的自然规律,谁也无法说“不”。 “趁机会叫年轻人发奋,我不信你们没机会。上帝是很公平的,只要你努力发奋,总有机会给你,到时你要懂得把握。 我是一个生意人,真的不是很信会失败。我几十岁,也做了几十年,我觉得在生意方面,穷则变,变则通,没有理由这么容易失败。故此呼吁年轻一辈,不要轻易接受答案“不”。我一生人从来不听“不”,一定要做到为止,这一点是很重要。” ——何鸿燊 何鸿燊的故事线开始之前,要先说说香港的第一任首富。 1859年,一名犹太人从荷兰来到了香港。当时,英国通过两次鸦片战争掌握了对香港的控制权,并宣布香港为自由贸易港,各国商人都可以到香港从事商业投资和经营活动。 这名犹太人给自己取了中文名“何仕文”,在香港的一家洋行当职员,娶了广东女子施娣为妻(也有一说是同居,并未婚配),生育了4子1女。1873年,何仕文察觉到生意难做,离开香港去伦敦发展,被抛弃的施娣先是改嫁做妾,后又恢复独身,一力养大了孩子们。 何东是何仕文与施娣的次子。毕业后,他做了不少工作,38岁时成为香港第一代超级富豪,他的弟弟何福担任家族企业的总经理。 何鸿燊就是何福的孙子。正中间何东,左边站着的是何福。图源网络 十三岁那一年,何鸿燊家发生了巨大的家庭变故,父亲何世光与叔伯炒股,血本无归,带着两个哥哥和妹妹逃去越南;二伯何世耀精神错乱,被送到精神病院后自杀而亡;叔叔何世亮因为受不了打击,开枪自杀。 母亲哭着对何鸿燊说,没有钱支撑他读书了。 何鸿燊一家陷入困顿之后,很多有钱的亲戚藐视他,在街上碰到也会绕路走。截图自何鸿燊相关访谈 当时何鸿燊牙疼,找当牙医的表姑父补牙,得知他身上没钱,表姑父当即翻脸:“要补牙就拿钱来,既然没钱补,干脆拔掉算了。”这段故事在《赌城大亨之新哥传奇》里被拍了出来,刘德华饰演的“赌王”落魄时到亲戚那里补牙遭嘲弄。 母亲生活凄凉,一直劝导何鸿燊要发奋。何鸿燊知道只有好好读书才能改变现状,后来他考上了香港大学。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沦陷,还在读大三的何鸿燊应征入伍,被安排在防空警报室做接线生,因为随时可能被日本人抓去赤柱监狱,非常危险。何鸿燊的叔爷何甘棠建议他逃往澳门。 何鸿燊以难民身份逃去了澳门。 年轻时的何鸿燊 拿着最后的十元港币,何鸿燊进入澳门联昌公司做秘书。 海上战火纷飞,但也只有在海上做贸易,才有发财的机会。何鸿燊懂多国语言,做事大胆,公司派他押运货品和金钱到公海交易。 有一晚,何鸿燊带着三十万现金去公海收货。在约定的时间,一条船向他们开了过来,然而还没靠近,就开枪打死了几个船员。看着船员踉踉跄跄跌落海里,何鸿燊意识到,他们遇上海盗了。 海盗上了船,用枪指着所有人。何鸿燊手上带着一支手枪,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只能将枪交了出来。海盗把何鸿燊推到一边,让他脱到一丝不挂,发现他身上藏了三十万港币,劫匪拿到了钱,就将何鸿燊和伙计推入了舱底。年轻时的何鸿燊,图源网络 过了一会儿,一位像是头目的劫匪,再次走入舱底,他问何鸿燊:“你的钱在哪里。”何鸿燊回答:“你的两个伙计缴械的时候拿走了。”头目让他指出是谁拿走的,黑灯瞎火,何鸿燊随便指认了一个人,岂料钱真的在那人手上,于是头目跳回自己的船,赶紧数钱分赃。 何鸿燊感觉到机会来了,他记得船上有三部水上车,海盗剪破了两部,还有一部藏在暗格。 “开车!”何鸿燊想都没想,叫船员即刻开车。听到命令声的海盗头目回过神来,开机关枪扫射何鸿燊一行,何鸿燊闭着眼睛命令船员只管往前冲,一路开到澳门十号码头,何鸿燊的老板与他相拥而泣。 那一年,何鸿燊的老板分了100万红利给他。利用这第一桶金,何鸿燊创办了澳门火水(石油)公司,之后回到香港发展,创办了利安建筑公司,战后的香港百废待兴,何鸿燊抓住了时代机遇,在五十年代中期就成为了大亨。 随后,他又将视线转回了澳门。关于何鸿燊发家史的港媒报道,图源网络 1961年,葡萄牙政府将博彩业正式列为澳门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马济时上任澳门总督,大刀阔斧整顿博彩业存在的弊端。他希望引入新的财团,打破原来的垄断。 当时舆论氛围相当紧张,人人都知道,曾经控制澳门博彩业的旧势力,不会愿意放手。 何鸿燊不想就这样放弃,从香港逃难到澳门的他,不愿意看到“香港这么繁荣,为什么澳门仍然是一个死埠呢?”,他想把澳门拉得与香港更近一些。 为了对抗其他竞标者,何鸿燊与霍英东、叶汉、叶德利结成联盟。 竞标结果公布前一晚,何鸿燊与霍英东聊到半夜三点。第二天两人拿到报纸,官方宣布何鸿燊的联盟以高出对手一万七千澳门元的标价,赢得新一轮澳门博彩业经营权。 何鸿燊旧照 谁知道,旧势力马上“请”何鸿燊过去谈话。 对方揭开牌面:“我们后面的话事人叫我通知你,何先生。你最好二十四个钟头内,马上收回这笔押金回香港,这样就算了,我们就不再追究。否则的话,我竖起八只手指,你听清楚,你的赌场开幕那天,你马上买好棺材。” 何鸿燊并不示弱:“如果你一定要这么吓我,我可以马上告诉你,我倒下了24个钟头之后,也请你买好棺材。” 对方又抛出第二条:“澳门不会有任何人够胆租地方给你开赌场,你应该明白,整个澳门都是我控制的。” 何鸿燊没有害怕,他知道市民害怕得罪旧势力家族,但政府可以帮助他。经协调,澳门政府同意将爱都酒店以政府物业的形式,租给何鸿燊。何鸿燊旧照,图源网络 开业那天,何鸿燊大摆宴席,却没有中国人敢踏入。 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三年。三年之后,有一位大人物参加何鸿燊的酒会,打破了旧势力对何鸿燊的威胁,人们开始陆续出现。 这位大人物就是当时澳门的华人领袖何贤,他的儿子是澳门特别行政区第一任行政长官何厚铧。 赌场开业之后,旧势力家族仍未放弃,他们找来一百多个乞讨者,每天堵在赌场,何鸿燊用钱打发走了这些人。后来,旧势力家族将香港到澳门的轮船截停,直接断了何鸿燊赌场的主要客源。 何鸿燊唯有自己撑起客运,他发现公司名下有一艘佛山轮,又从伦敦买了一艘大船,取名“澳门号”,每天三四次,维持港澳的交通。年轻时的何鸿燊,图源网络 2001年,澳门决定开放赌权,除了何鸿燊旗下的澳博公司外,另外还发了两张博彩业经营牌照,给来自拉斯维加斯的永利集团,以及有威尼斯集团加盟的香港银河公司。 澳门赌场从一家独大变成了三分天下。 “我不怕,我欢迎竞争,因为竞争可以有进步。”何鸿燊再次表现出他好斗的一面。“不是那么愿意说No的,你说No,我就一定要变通,变到你说Yes。” 不久,威尼斯人要和银河公司分开,澳门政府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法,即每个正牌可以分出一个副牌,也就是说,原先三家公司各自拥有三个牌照,如今他们各自拥有一正一副两个牌照,全澳门共有六张牌照。 何鸿燊发现了机会。 电影《赌城大亨之新哥传奇》 2005年,何鸿燊二房长女梅超琼与米高梅公司合资,以2亿元的价格,从父亲何鸿燊手中买到了澳博公司的副牌;二房儿子何猷龙与澳大利亚首富之子合作,以9亿美元的高价,从永利集团手中,买到了最后一张博彩牌照。 至此,何家的市场份额,从开放赌权时的三分之一,变成了二分之一,再次成为澳门赌场最大家族。 斗了一生的何鸿燊,晚年也要面对生命的衰落。 近些年看到的何鸿燊新闻,大多与他叱咤风云的商业帝国无关。自2009年摔倒进医院以后,何鸿燊除了出席当年年底的澳门特区政府就职典礼,就一直在医院里。 每每见到何鸿燊新图,大都是各房子女与他的自拍,衰老的“赌王”已经无法做出表情,有人评论说,“赌王”已经变成了“扯线木偶”。 这些评判的背后,是延续了十多年的争家产风波。 香港在1971年颁布《婚姻制度改革条例》,废除了允许纳妾的大清律例,因此港澳地区至今仍有大量的一夫多妻家庭,前几年风靡荧屏的《溏心风暴》系列电视剧,就是基于这样的背景。 何鸿燊共有四房太太,大太太黎婉华2004年逝世,其独子何猷光和妻子在葡萄牙遭遇重大车祸双双早逝,终年33岁;长女何超英经历手足早丧之后重度精神失常,于2014年去世。如今这一房仅剩两个女儿何超贤和何超雄。 延续至今的争产事件,要从2009年说起。 当时何鸿燊在四太太梁安琪家中跌倒,撞伤头部,入院后接受脑部手术,情况一度严重,期间有媒体误传他“已经逝世”。此事何鸿燊还没有对外公布其资产如何分配,因此引发外界关注。 当年十二月,何鸿燊向医院请假,出席了澳门特区政府就职典礼, 2010年12月,何鸿燊将信德集团2.51亿股转让给二房蓝琼缨生下的五名儿女,两周后何鸿燊将澳门博彩7%股份和10% B类股转让给四房梁安琪。12月28日,再把澳博10%的B类股份转让给梁安琪,三天后更让梁安琪成为澳博常务董事。 这一系列操作让二房和四房受益,但一个月之后,情况又发生了变化。 2011年1月5日,何鸿燊向二房次女何超凤发出信函,命令她带同Lanceford股权文件到浅水湾道一号(何家豪宅)交代,而信函中注明澳门旅游娱乐的股份应由四房平分。 2011年1月24日,澳门博彩在香港交易所突然停牌外并于当日中午发出通告指何鸿燊把其个人在澳门旅游娱乐持有的4.839%股份转入Lanceford,使得Lanceford在澳门旅游娱乐持股量达31.65%,而何鸿燊本人则象征式保留100股,这一举动,得利的显然是二房和三房。 股份转让的公告刚刚发出,律师高国峻代表何鸿燊发出一份声明,揭露赌王是在二房、三房的胁迫下被迫转让股份,要求48小时内解决此事,否则将予以起诉。 但接下来剧情一再反转,何鸿燊很快在三姨太家现身,重申家人应该以和为贵,不应该以法律诉讼来解决问题,承认股份转让予二房和三房公司的安排,并口头解雇了律师高国峻。 当天下午,回到四太太家的何鸿燊又突然变脸,重新聘任高国峻律师,声称自己早前在三太太家拍摄的录像片,是在被胁迫下的情况下发出,将状告二房及三房成员。几个小时后,这份已经递交到香港高等法院的控诉又被何鸿燊亲笔签名的文件撤销。 1月31日,刚刚宣布撤销对二、三房的控告之后,自称是何鸿燊代表律师的高国骏召开记者会,公开了三段分别于1月25日、26日及30日他与何鸿燊会面的录影片段。在三段经删剪的片段中,何鸿燊清晰地以英语表达将Lanceford平均分配予四房的意愿,并亲述此前被迫签下多份文件,犹如被“抢劫”。他还表示对女儿何超琼等人承诺交还股权但最终没有履行而感失望,指示律师把事情“搞大”,通过控告二、三房,把股权取回。 这场争产事件,不仅引起了华语媒体的争相报道,大房次女何超贤向道琼斯通讯社、法新社等多家海外传媒发出电邮,表示不相信其父“会忘记母亲为他建立赌业王国而不留下任何东西给予长房”及对部分何家成员行为感到不安,引起了海内外的关注。 风波最盛之际,二三四房代表人在信德中心召开家庭会议,时任澳门行政长官的何厚铧及香港律政司司长梁爱诗赴会。 2011年3月10日,何鸿燊办公室发表落款为“何鸿燊博士及全体家人”的《联合声明》,表示“何家事件终于得到圆满解决”。 针对1月末的多轮反转,有媒体认为,这显示赌王在争产风波中掌握了主动权。 这一争产事件是否划上句号,外人不得而知。 但往后十多年,何鸿燊的妻子与儿女的每一举动,多少会被附加一些意义。 近些年,三房儿子何猷启、四房女儿何超盈及儿子何猷君,均高调结婚生子,在华人社会里,这可以说是“冲喜”,但在何鸿燊家族,这不免被视为增加分产的砝码。 港媒报道称,何鸿燊入院十一年来花费15亿港币维持生命,而今,九十八岁高龄的“赌王”,已经无法再打强心针,报道写他离世之前睁大了眼睛,似是仍有求生意识。 何家对外的讣告,提到了何鸿燊“面对挑战时,永不说‘不’”的性格,可惜的是,面对生老病死这样的自然规律,谁也无法说“不”。